相关文章

鹅肥肝小作坊式生产难达出口标准 一只鹅赚40元

因为资金问题,计划投资1亿元在江西省桑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的全球最大项目,最终宣布流产。

不过,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,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原来只存在于五星级酒店里的鹅肥肝食风,渐渐地向普通酒店蔓延。

做了10年鹅肥肝的浙江泰顺九峰农牧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国先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介绍,他刚起步时,全国做鹅肥肝的企业只有几家,现在已经有100多家了。

“现在鹅肥肝市场价平均在300元/公斤,一只鹅生产的鹅肥肝通常在700克(折合0.7公斤)左右,包括羽毛、鹅肉、鹅掌等在内,可以带来260多元的收入,而成本大约在200元左右。”陈国先表示。

这是一个高利润行业,亦是一个高风险行业。鹅属家禽类,时常会有瘟疫发生,一死就是一个圈,养殖户有时可能血本无归。

养殖户称一只鹅赚40元左右

据江西九江市永修县虬津镇的陈建奇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2009年,永修有四家填饲鹅肥肝的农户,但是当年的一场瘟疫,让其中三家的鹅死了三分之二,每家都死了几千只鹅,当年就关门了。另有一家农户损失较小,但是次年也改行做了屠宰。

据了解,一只鹅苗的成本是25元,1000只成本就是25000元,加上打预防针,将近3万元。再算上饲养成本,普通农户一般较难承受。

不过,据陈建奇表示,转年,又有三四家农户投身鹅肥肝产业,而陈本人就是其中的一户。“我数了一下,如果养得好,一只鹅赚40块钱左右还是可以的。我养2000只,一年的收入可以保证在8万元以上。”

不过,有着10年养殖鹅肥肝经验的陈国先则认为,一只鹅的利润并没有这么大,最多能赚10%左右。陈国先指出,现在全国的鹅肥肝企业有100多家,加上许多农村的小作坊,竞争更加激烈,价格又提不上去。

“10年前,鹅肥肝就卖300元/公斤,目前还是这个价。但现在的人力成本、饲料成本都上涨了,根本没有什么钱赚。”陈说。

对此,一位业内人士则表达了不同的观点,他指出,10年来,物价几乎都翻了番,而鹅肥肝的价格还没变,并且还有这么多企业做下去,只能说明,这个产业的利润之高。

国内鹅肥肝尚难达出口标准

尽管鹅肥肝被法国人认为是世界三大珍馐美味之一,但由于在其喂养阶段填饲环节的 “不人道”,欧盟已决定到2019年禁止所有成员国生产鹅肥肝。据此前网易财经报道,在遭遇西方抵制情况下,中国鹅肥肝产业顺势而起,目前已经稳居全球第二大鹅肥肝生产国。

据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罗凡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提供的材料,山东潍坊市临朐县的李原(化名)就是典型的鹅肥肝个体户,现在每个月大约饲养2000只鹅,填饲的鹅在600只左右。

李原介绍说,他饲养的鹅苗从种苗公司购入,经过免疫处理(喂食/注射等各种方法)免费提供给农户;经过75天饲养,按9元/斤的价格回收,支付时扣除鹅苗价格;如果发生死亡,填饲公司损失鹅苗款,农户损失饲料款。

像李原这样饲养规模在几千只左右的个体户,在临朐有几十家。

据悉,临朐某食品公司拥有100多亩的生产区,年填饲能力在10万只左右,在当地属于大厂。对于鹅肥肝的消费情况,该公司老总介绍说,虽然国内食用鹅肥肝的人在增多,但是目前世界第一大鹅肥肝消费国,还是在法国。“我们的产品,根本不能出口,仅限于国内销售,有时候会遇到滞销的情况。”

另一位鹅场经理陈某则表示,国外鹅肥肝的标准苛刻,国内的鹅肥肝一般达不到要求,这是国内鹅肥肝不能出口的主要原因。

陈国先告诉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目前国内填饲鹅的企业主要集中在山东、吉林等北方城市,但大企业并不多。“主要都是小微企业,甚至更多的是家庭作坊式的生产。”

·延伸阅读

吃鹅肥肝等于吃油?

夜幕下的南昌市沿江北大道,灯光璀璨。一家法式西餐厅内,柔和的灯光搭配着曼妙的音乐,让餐厅内充满了法式浪漫气息。情侣们至此就餐,服务员往往会推荐这里的一道特色菜肴——香煎法式鹅肥肝。

在服务员热情洋溢的推荐下,很多顾客都会来上这么一份,它的售价是128元/份,重量为150克。

在南昌市赣江河畔,有一条著名的美食街。这里聚集了南昌顶级的餐饮企业,几乎每一家都有鹅肥肝这道菜。

南昌市餐饮行业协会一位胡姓会长告诉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他自己经营着一家企业,在南昌属于中高档酒店,前五年,鹅肥肝很少能被人接受。“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在酒店点鹅肥肝的越来越多了。”

那么,鹅肥肝是否真有那么好呢?

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,经育肥后的鹅肥肝,脂肪含量高达60%~70%左右,是正常肝的7~12倍;不饱和脂肪酸比动物油中含脂肪较高的猪油还要高11%以上。

世界动物福利农场协会中国代表周尊国曾表示,健康的肝脏含有百分之五的脂肪,而鹅肥肝含有百分之五十左右的脂肪,“相当于吃油”。